隐诗

花间醉[贰]

[武华]
武:傅居卿
华:华洛云

前文请走评论

来人一袭白衣,衣袖、边角处镶有银色祥云纹,月光反射出衣服上的银色暗纹。墨般的发上戴一重阳冠,左肩处披着一条貂毛毛领,背后剑匣嵌有两颗红宝石。

这一身低调却又不失华贵的装束加上剑匣上所绘的太极图表明了来人的身份。
那人见华洛云想跑,看来是叫不住了。便抬手捏起了法决,

鹤——亮——翅
“啊——”

轻功被打断,华洛云从空中垂直下落,砸到了屋顶上,从屋顶滚了下来,一直滚到傅居卿的脚边时都还处在眩晕状态。

“师弟你此次下山,若是找不到地方了,就在附近找个华山弟子带路,若是他们看见你就跑的话......使出鹤亮翅就好。”——某武当师兄
“师兄说的话果真没错”傅居卿回想到。

待华洛云清醒后,一睁开眼,华洛云便呆住了……

入眼的一双冰眸,不禁让华洛云想到了华山的龙渊,都是同样的清澈而深邃。

目光下移,划过直挺的鼻梁,微抿着的薄唇轻启:“没事吧?少侠可是摔伤了?方才贫道见少侠要走,想来是叫不住少侠了,于是情急之下便出此下策,望少侠见谅。”

“这个道长长得真好看,声音也这么好听!难怪门派里有不少同门被那些冰块脸给诱骗到武当去了。红颜,不,蓝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啊!”华洛云默默地想。

傅居卿见华洛云呆呆的看着自己,对华洛云说道:“少侠可还好?”

华洛云回过神说道:“我...没事。道长别担心,我们华山的弟子皮糙肉厚,摔这么一两下不会有事的。
在下华山华洛云,谢过道长的关怀。不知道长找在下有何事?若是来要债的话...那只能说是要钱没有,要命不给了。”

“这个长得像小奶猫一样的华山真可爱,挠的人心痒痒的。”被一脸委屈巴巴的华少侠戳中萌点的傅道长想。

“贫道武当傅居卿,初到金陵,拦住少侠只是想向少侠问个路。少侠可知玲珑坊该往哪个方向?”

“玲珑坊?敢问道长为何要去那?那可不是像是你们出家人会去的地方。”

“看不出来啊,这个道长看起来挺正经的,竟然会去那种风月之地。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华洛云内心的小人边摇头边说道。

花间醉 [壹]

[武华]
武:傅居卿
华:华洛云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
花朝未至,金陵城内已是处处张灯结彩,莺歌燕舞。
“相逢即是有缘,这位姑娘,可愿与在下去放个花灯,顺便共饮一杯?”
三生树下,蓝衣少年十分正经(并不)的说道。
面前的女子转过身看了一眼华洛云,说道:“这位师弟,你不去好好赚钱建设门派,在这......”
话还未说完,面前的华洛云就已不见了人影。
“跑的倒是挺快,看来平时没少被武当的人追债。算了,看在花神的面子上就放过他这次。小可儿还在等着我呢......”
说着便向着玲珑坊的方向去了 。
待洛依依走远后,华洛云才从树上跳下,心想:“幸好本大侠武功高强,逃过了这一劫。否则非要给抓回去修屋顶不可。”
华洛云正沾沾自喜时,却见那边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的,一个熟到让他转身就跑的身影......

未完待续
PS:龟速码字中,各位老爷无需催更,已有人在帮你们催了_(:з」∠)_